1941年10月,日本的近卫内阁倒台,东条英机当上了内阁首相,同时他还兼任陆军大臣,内务大臣和军需大臣,可谓是权倾一时。

上台后,东条英机一改对华侵略政策,他认为中国已经困难重重,应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日本陆军今后很难有大的作为,不如配合海军在太平洋大显身手。因为,日本越来越觉得美国碍手碍脚,不如趁早消除这个潜在的威胁。

为了挥师南下太平洋,日本大本营决定从中国抽取兵力。这让中国派遣军的军部很为难,本来驻守中国的兵力就紧张,现在居然还要再调兵南下。为了完成调兵,军部不得不重新调整兵力,甚至考虑放弃宜昌和南昌,以收缩战线。

此举遭到了阿南惟几中将的反对,他现在是驻武汉的第11军司令,参加过第二次长沙会战,深知宜昌的战略地位重要性。他认为宜昌好比是重庆的一把锁,如果弃之不管,就好像放虎归山一样。

在阿南惟几的坚持下,日本军部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放弃宜昌,同时停止了从11军调兵。阿南惟松了一口气,他的初次目标实现了,下次就是集中全力打长沙,以报第二次长沙之仇。

第二次长沙会战,阿南惟几丢尽了脸面,不仅部队损失惨重,还差点丢了宜昌。日军上下都指责他的作战不力,这让他憋着一股劲要报仇雪恨。现在机会来了。

谁知,在准备进攻长沙的时候,汉口的司令部里闹起了争论。一派认为,大本营决定了太平洋是首要战场,中国是次要战场,应在武汉周围实行防御政策,保持目前的局面。何况大本营并没有主动要求进攻,如果突然决定,准备工作来不及,一定很仓促。

另一派认为,大本营已决定向太平洋进攻,那中国战场应该积极进攻来配合行动,这样才能有利地牵制中国军队。

对于这两派的看法,谁都能说出道理,司令部也很为难,既然可打可不打,那看看一线部队的士气如何,是否有信心攻下长沙。

正好,第3师团的丰岛房太郎中将来了,司令部询问他的看法。丰岛房太郎也参加过第二次长沙会战,不过他只是打的外围战,部队损失小。不知深浅的他当场表态,我的师团都明确了作战任务,可以进攻长沙。

丰岛房太郎的一句话坚定了司令部的决心,最终下达了第三次进攻长沙的命令。这下正中阿南惟几的下怀,他整军备战,准备一举拿下长沙来血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指挥中国军队的薛岳将军经过前两次的长沙会战,已经练成了“天炉战法”,就等着日军来钻呢。更让阿南惟几没想到的是,第3师团的丰岛房太郎中将为了贪功,居然轻敌冒进攻打长沙,结果长沙城相当坚固,攻了3天也没有打下来,白白损失了大量兵力。丰岛房太郎所在的炮兵观测所也挨了一发炮弹,差点要了他的命。

更大的灾难在后面,为了救第3师团,阿南惟几打乱了部署,强行命令属下驰援,结果造成更大的伤亡。第三次长沙会战最终以日军的失败而收场,中国军队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