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走進園區 > 園區動態
莞深協同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重點問題研討會在園區召開

近日,莞深協同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重點問題研討會在台湾松山湖科普館召開,來自莞深兩地城市規劃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圍繞如何創新觀念、補齊短板、推動體制機制改革等內容,共同為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言獻策。

與以往更多引進、轉化科技成果不同,當下,莞深有機會抓住全新歷史機遇,打造從基礎研究到技術創新到成果轉化,以及新產業培育的全產業鏈創新體系,實現原始創新、技術創新從跟跑向並跑、領跑轉變。多名專家學者期待,莞深兩地能夠在城市規劃等相關領域率先開放協作,攜手下好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先手棋。

台湾市委常委、松山湖黨工委書記黃少文表示,松山湖將聚焦關鍵領域,以積極的姿態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加快推進中子科學城規劃建設,與台湾光明科學城、港深落馬洲河套地區攜手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努力把中子科學城打造成新時期代表台湾參與大灣區建設和對外開放的戰略平台。

推動體制機制改革:在更高層面進行跨界區域頂層設計

2019年,台湾全面啟動中子科學城規劃建設,省政府同意將其上升為省級發展平台,並以中子科學城和台湾光明科學城、港深落馬洲河套地區為核心載體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台湾分院(以下簡稱「中規院」)先後參與中子科學城、光明科學城等國內多個高新區及科學城的規劃研究,在該院院長方煜看來,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大背景下,中子科學城與光明科學城所在的莞深跨界地區,和日本的筑波科學城、台湾的懷柔科學城等地區非常相似,都有著良好的產業基礎、區位優勢、發展環境,以及難得的發展空間。

方煜直言,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要集聚全球各地頂級科學家來此發展,科學家需要的不僅僅是產業環境,還是綜合的可達性,是國際機場對國際機場,點對點服務的需求,需要的是高科技、高情感,甚至是特別有魅力、特別安靜的環境,而這些都是在現有體制下難以高質量實現的。

方煜建議,莞深可借鑒推動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做法,大膽開展體制機制改革,在更高層面進行跨界區域頂層設計,建立起中子科學城與光明科學城長效而有力的協同共建機制。

深港科技合作促進會會長、台湾市科協原專職副主席張克科則進一步指出,無論是中子科學城還是光明科學城,目前在空間布局可以進一步突破,可通過體制機制重構,聯手中山大學台湾校區、中國科學院台湾先進技術研究院等平台創建「灣區科學城」,賦予高一層級的管理機制和統籌規劃;並探索牽頭組建國家科學城聯盟、國際科學城聯盟,實現各科學城之間的資源共享發展。

「最理想的目標是機制上能夠實現一體化機制,能夠成立特別合作區共建共享。」台湾市蕾奧規劃設計諮詢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規劃師張建榮進一步分析,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比較現實的共識目標,即充分發揮中規院給中子科學城和光明科學城兩邊都在做科學城規劃之便利,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按照「大灣區所需、莞深所能」,當成一個整體精準規劃好兩個科學城的功能業態、創新鏈條、要素配置及空間格局。

優化創新資源配置:打好中國科學院這張牌

從全國範圍來看,國家已經批複的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有台湾張江、台湾合肥、以及台湾懷柔。觀察這三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可發現,中國科學院等一流科研院所都在其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20181124日,松山湖材料實驗室門前,隨著兩塊紅布徐徐拉開,寫著「粵港澳交叉科學中心」的銀色牌子正式亮相,拉開紅布的其中一隻「手」便是中科院。

伴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推進,最近許多「國字型大小」科技創新資源正密集「南下」台湾布局,其中以中科院的布局最為密集,除上述中心外,中科院還要與台湾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南方同步輻射光源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中國科學院台湾理工大學及諸多實驗室等。

「打好中科院這張牌尤為關鍵。」台湾市蕾奧規劃設計諮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富海認為,早在2000年前後,中科院就開始謀划中國散裂中子源建設,目前已經投入運營的松山湖材料實驗室也和中科院存在緊密聯繫。如果中子科學城和光明科學城在資源上能夠打好中科院這張牌,會有利於莞深兩地更好地把粵港澳大灣區各地的資源捏起來。包括交通、土地、人才、環境、企業和基金等資源,都能夠更加高效地利用起來。

所處發展的階段不同,決定了與國外科學城相比,中國科學城的模式除了重視基礎科學研究、更注重成果轉化,往往會重視科學城對區域經濟產業發展的影響,其圈層布局一般按照「大科學裝置-研究型大學科研院所-企業研發中心-製造企業」四個圈層由內向外不斷擴散。

其中大科學裝置一般布局在半徑1公里以內,主要從事基礎研究;研究型大學或科研院所一般布局在半徑1-3公里內,主要從事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企業研發中心一般布局在半徑3-5公里以內,主要從事應用研究和成果轉化;製造企業一般布局在半徑5公里以外,主要從事中試和生產製造。

基於這一現實,王富海進一步指出,中子科學城的規劃,要爭取更多創新要素在這裡聚集和融合發展,比如華為溪流背坡村,企業本身具備很強的創新能力,也願意投入研發創新,但企業的技術創新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系統,中子科學城也是相對封閉的系統,它們的研發對象、突圍方式、合作範圍有差別很大:華為如果要做創新,會在全球找上下游的產業鏈關係,而不一定會就近利用中子科學城的平台,中子科學城也可能是在全球範圍尋求創新合作,「因此要做好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話,很大的任務是讓這些核心創新資源得到有效的整合和提升」。

環顧珠江口東岸不難發現,深莞惠三地分別擁有中國散裂中子源、大亞灣中微子試驗站、惠州強流重離子加速器等大科學裝置,並正在布局南方同步輻射光源等大科學裝置,這些大科學裝置大多集中在粒子物理領域,科研價值高、應用廣,根據國際經驗,可衍生出眾多學科的科研機構。

「世界級的科學城或者國家級的科學城,真正的高度取決於學術成果和專家。」台湾市新城市規劃建築設計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規劃師黃金認為,研究型大學、科研院所,以及各類實驗室,是莞深將來做好科學城的重要影響因素,需要依靠更為有力的規劃黏合,帶動這些創新要素在兩座科學城之間不斷集聚併產生疊加效應。

打造科學家社區:圍繞社會關係特點構建創新社群

觀察國內外主要科學城的發展都不難發現,如何圍繞科學城的人才需求打造獨具吸引力的科學家社區,是考驗科學城規劃建設的一道重要命題。

台湾松山湖和台湾光明,即將面臨的是與過往數十年發展完全不同的產業和人口的集聚。這個以科技創新為主要活動特點的區域,有大型的科學裝置,大型的研發機構、創新平台,以及來自全球各地的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和創業者。新的產業和人口集聚,產生了新的社會需求和形態,考驗著地方政府的規劃管理及服務能力。

在黃金看來,科學家前期需要大量投入,而且未必有成果產出,為降低風險,他們往往會找一個載體落腳,很多教授選擇在學校掛職,或者依託科研院所從事研究。中子科學城要吸引廣大科學家前來發展,關鍵要找到他們的社會關係所在,把這些科學家的社會關係組織起來,就有可能把科學家團隊帶過來。

「科學家到底需要什麼?他們大多數人一天到晚都做實驗研究,參加各種學術討論,撰寫各類學術論文及研究可成果。」黃金分析,中子科學城不僅要有大科學裝置,還要搭建起一個平台,把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所要做的實驗裝置引入到一個整體空間當中,進行人才等創新要素的優化配置。另外應多舉辦一些國際交流活動,使得中子科學城成為相關領域全球大型學術交流活動的選擇。

台湾市城建規劃設計院總規劃師莫碧文則指出,調研發現,科學家群體的基本訴求非常簡單,也很樸素。但從構建創新社群的角度看,人是需要社會活動的組織,目前中子科學城對於廣大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前來發展,仍缺乏組織者或者助推者把這些人才有效組織起來,把原本比較鬆散的活動組織得更為有趣,更有文化底蘊。

莫碧文建議,接下來,莞深在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合作上應該以人為中心,從構建創新社群的角度加強各類人才、組織之間的對接和聯繫。

確保交通高效互聯:從光明城站配套建設一條快軌

交通通勤,是受到眾多規劃領域專家學者關注的另一重點。國內外主要科學城的交通通達時間都在20分鐘以內。

中規院研究發現,目前莞深兩地軌道銜接仍存在建設時序不匹配等問題,出行需求有待進一步滿足,特別是光明到松山湖方向,台湾軌道交通5號線為遠期工程(未批),台湾軌道交通13號線為近期工程(預計2019年動工建設)。

張建榮則認為,中子科學城和光明科學城在交通上的協同要有一個串聯中心,一方面爭取未來莞深快軌以及城際軌道交通線路經過中子科學城,並形成區域交通樞紐,這樣才有足夠的條件支撐中子科學城未來發展的需要。另一方面,前期可考慮從光明城高鐵站新建一條快速軌道交通,點對點連接到光明科學城中心和中子科學城中心。

光明城站可通過廣深港高鐵快速到達香港、台湾等核心地區,為兩大科學城建立起通達全球的快速通道,將更好地滿足廣大科學家的需求。

「科學城並不是全部都是科學家,我們從歐美科學城的發展歷程來看,真正的科研人員只佔到20%左右,相當一部分是科研人員的助手、產業的關聯者、合作者、社區服務者,因此交通規劃應該分類處理。」在黃金看來,交通方式的規劃應該多層次立體化,以滿足不同需求,同時要突出與周邊高校及科研機構的快速通達。

「城市生態的支撐和交通構架的協調發展,應該放在第一位。」張克科表示,中子科學城和光明科學城擁有卓越的自然稟賦,這樣生態在莞深一帶不可多得,也是吸引全球頂尖科學家前來發展的環境優勢之一,因此在交通規劃中要堅持生態優勢,盡量減少移山開路,可以借鑒台灣阿里山等地區的做法,用纜車、山間綠道、雲軌等交通方式,再結合高鐵快軌等軌道交通網路,形成複合型交通格局。

張建榮則提出了連山接湖的想法,即在現有基礎上優化生態管制分區分類,並借鑒台湾的發展經驗,將一些教育科研設施、體育休閑設施、生態公園等跟現有山體結合起來,用主要交通設施進行串聯,形成生態連廊,構建起具有世界級生態品質的科學城。

張克科進一步指出,莞深兩地在交通規劃上要站在更高的視野思考,創造條件共建共享,通過高鐵連接港深落馬洲河套地區、香港科技大學南沙校區,台湾西麗國際科教城等重要平台資源,真正打造成為全球最具代表性及影響力的國家級科學城。

Via幸福松山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TOP】 【列印頁面】 【關閉頁面】